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还原真实的中国通信 在自主创新的路上砥砺奋进

2018/5/6 15:49:43      点击:

中兴遭美七年禁令事件再次触及中国“缺芯之痛”。一篇《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在朋友圈广泛转发,引起业界对中国信息通信业发展道路、创新模式和产业生态的探讨,各种褒贬声音充斥其中。

但是,我国信息通信业真的一无所有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清华大学战略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吴金希在接受《通信产业报》(网)采访时表示,不能由此全盘否定我国通信行业技术创新的成就。ICT包含的产业非常广泛, 通信所用芯片与半导体器件不是一个概念。

相反,在技术和标准受制于人的背景下,我国信息通信业顽强成长,时至今天已处在全球领先地位,不可撼动。

从几乎空白的移动网络到如今全球最大的4G网络;从零星可数的移动用户到如今14.7亿的移动用户;从几乎空白的手机制造市场到如今全球最大的生产国;从几乎空白的光纤制造到如今全球最大的生产国,从光纤预制棒深度依赖于国外到现在自给率达到80%。

与此同时,在捍卫标准话语权的道路上,我国已经走上国际舞台,越来越多的标准开始说“中国话”,核心专利申请量逐年升高。

更重要的是,在通信主设备领域,四大设备商里中国独占两元,华为和中兴通讯;在光通信领域,成长了长飞、亨通、中天科技等一批全球领先的光通信企业;在手机芯片制造领域,海思、展讯的实力也可以和高通、联发科同台竞技。此外,我国还涌现了一批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涌现了一批新兴领域的“独角兽”。

不可否认的是,在发展进程中,我国信息通信业也走过不少弯路,也经历了野蛮扩张的阵痛,也存在不少短板,但是放眼全球,这是任何一个成功的人、企业和行业都会经历的过程。

从TD-LTE到5G:移动世界流行“普通话”

时间被定格在2017年1月9日。人民大会堂,“2016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颁奖典礼正在进行,当宣布“第四代移动通信系统(TD-LTE)关键技术与应用”项目获特等奖时,在座的通信人内心沸腾了。

这是我国通信领域首次获得这一殊荣,是通信人砥砺前行多年创造的奇迹。“TD-LTE是我国移动通信业沿着自主创新的TD-SCDMA十年奋斗所开辟的移动通信技术新航线,乘风破浪达到的新高峰。”TD铁人李进良由衷地感叹道。

TD-LTE,是我国移动通信业实现从“1G空白、2G跟随、3G突破”到“4G引领、5G领航”的转折点和桥梁。自它2010年10月被定为4G国际标准之日起,我国移动通信业的新纪元到来。

自2013年12月4日工信部发放TD-LTE牌照,不到3年的时间里,建成162万座基站,相当于过去2G、3G时代10年的建站数,占全球4G网络规模的30%,TD-LTE用户突破10亿户,占全球LTE用户的50%。

TD-LTE走出国门,成为一项被全球大T广泛接受的国际标准。美国、欧洲、日本、俄罗斯、印度等国家和地区建设了100余张TD-LTE商用网络。

在TD-LTE占据全球移动通信市场半壁江山的进程中,中国通信设备商完成了从跟随到引领的蜕变。

在这一历程中,有几件标志性的事件值得标注。2013年,华为首次超越爱立信登顶通信设备商,这是中国通信设备商第一次位居通信设备商之顶;2014年6月,中兴首提pre5G概念,这是中国通信设备商首次提出引领概念;2016年5月30日,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任正非称华为“攻入无人区,处在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更加佐证了中国企业引领技术创新潮流。

TD-LTE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意义,那就是培养了我国成熟的移动互联网生态。层出不穷的互联网应用,催生了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等新业态,成为了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我国在TD-LTE积累的话语权在5G领域得到进一步加强。

在3GPP标准组织中,中国人担任关键职位30余个,投票权超过23%,文稿数量占总量30%,牵头项目占总数40%。中国移动在3GPP标准组织中担任3个关键职位,牵头8个重要项目,提交1000余篇文稿,申请5G相关专利500余项。中国电信在3GPP和ITU国际标准组织中共主导5G国际标准立项23项,提交国际标准文稿300多篇,获得技术专利保护139项。

重要的是,中国通信企业牵头制定5G核心网标准的制定。2016年11月,3GPP正式启动5G系统架构项目(5GS),并提出由中国移动牵头标准制定,中国移动研究院孙滔博士担任该项目的唯一报告人。仅隔半年,2017年6月,3GPP决定中国移动主导的SBA架构作为未来5G核心网的统一基础架构。

网络转型:中国开源力量是先锋

在通信网络转型的进程中,中国开源力量进一步增长。

2017年2月,中国移动与AT&T共同发起成立ONAP开源社区。这是首次由全球最大运营商主导的开源社区,也是首次中国主导、自主掌握的第一个国际网络开源社区。

开源社区的价值不言而喻,其推动了SDN/NFV两大未来网络核心技术的每一次进步,前者从2006年首次诞生于斯坦福大学的学术研究项目中算起,已进入第11个发展年头,同时,诞生于2012年的NFV,则在ICT大潮中与SDN逐步融合,成为网络“软件定义与虚拟化”趋势的两大基石。

目前,ONAP拥有30多个技术项目,1400多名社区工作会员,囊括了60多家包括全球主流电信运营商、设备和IT厂商在内的成员,并服务全球60%以上的移动用户。

2018年,ONAP即将发布的第二个版本北京将包括“S3P”(规模、稳定性、安全性和性能)增强功能、支持当今服务供应商需求的更多用例、关键5G特性以及云间连接。

而纵观这场通向未来网络的演进大潮,ONAP只是中国企业扬帆弄潮的缩影之一。不管是运营商还是设备商,都将中国印迹深深地烙刻进了这场影响全球的网络革命征程中。

2017年8月,中国电信成为全球首家完成vBRAS三层解耦的运营商,随后再次率先完成全球首家面向vBRAS统一编排管理的NFV全解耦测试。同时,中国电信也在进行基于vIMS的VoLTE试验,这意味着中国向NFV三层解耦+MANO的目标架构又近一步。

设备商也同样未落人后。以华为为例,已在全球获得350多个NFV云化商用网络合同,其中就包括170多个CloudEdge商用合同。

而另一巨头中兴通讯在SDN/NFV领域也同样头角峥嵘,截至目前,中兴通讯在全球累计部署240+虚拟化商用/PoC项目,其中包括70+商用项目。此外,IDC评价ZTE为NFV商用领导者和助力CSP数字化转型的使能者。

光通信:棒纤缆全产业链领先

2018-05-04_151006.jpg

1976年,中国第一根光纤在武汉诞生。40年间,光纤网络遍布全球,我国也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光纤光缆制造国,年产量占全球产量50%以上。

据CRU数据分析,2007-2016年,中国光纤需求总量增长了6.5倍,达到了2.43亿芯公里,全球占有率由27.8%增长到57.3%,市场占有率增长一倍,市场规模占据全球半壁江山。

然而,硬币的另一面却是光纤产业被诟病“只大不强”。2014年,中国迎来4G元年,国内光纤光缆企业迎来良机。

国内企业通过自主研发以及与国外企业合资或合作等方式投入大量资金建设新设备、扩充产能,使得近年来我国国内光纤预制棒的产能、产量持续增长,国产光纤预制棒的供给占国内总需求的比例在逐步提高。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2010年,中国光纤预制棒的自给率仅为31.6%,意味着我国光纤光缆行业中70%左右的企业完全依赖进口光纤预制棒;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国光纤预制棒的自给率逐年提升,到2016年底已经接近了80%。随着更多中国厂商的光棒项目扩产和投产,预计2018年国产光棒自给率将超过85%。

用三个“第一”来强调我国在光纤预制棒市场的实力。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光棒产量达1.6万吨,其中中国光棒产量达8100吨,占比达51%。随着国内几大光棒厂商提升产能,到2018年底,中国光棒产能将高达9400吨,稳居全球第一。

目前,国内已有长飞、亨通、烽火、富通、中天科技、通鼎、法尔胜、中利8家企业具备光纤预制棒的生产能力,这一数字也是全球第一,而长飞的光棒市占率同样达到全球第一。

不仅如此,中国光纤光缆研发实力亦不容小觑,在超低损耗大有效面积光纤、OM5多模光纤、海缆领域逐步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在光纤领域,目前中国光通信企业已在超低损耗大有效面积光纤领域取得突破,并发布了适用于100G/400G骨干网的产品,抢夺高端的骨干网光缆市场。同时发布了OM5多模光纤产品,满足未来数据中心网络速度正向100Gbps,乃至400Gbps方向发展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市场地位不断巩固,中国厂商在全球光通信领域话语权不断提升,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2013年,中国移动主导并担任编辑的分组传送网(PTN)标准G.8113.1正式成为国际标准,这是光通信领域历史上第一次由中国主导的技术成为国际标准。不仅如此,长飞、烽火、亨通等中国重要光通信厂商还在世界电信标准组织光通信领域多个小组担任主席或重要职务,参与下一代光通信技术标准的研究和制定,提交的技术文稿数量遥遥领先,进一步提升了中国光通信产业在国际标准组织中的话语权。

芯片:与时间赛跑

相对美国而言,当下中国在IC领域由于人才积累不足、技术封锁等手段限制,处于相对落后状态,被美国等西方国家掌握了核心技术,在一定时间内扼住了喉咙。但更需看到的是,中国在该领域事实上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竞争力。

赛迪顾问副总裁李珂认为,事件发生后出现了很多对中国半导体产业批评的声音,但事实上,中国现在是全球最大、增速最快、最为活跃的半导体与集成电路市场,中国已成为全球半导体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且产业需求与份额仍在持续增长。我们应该正视自己的进步,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根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公布的2017年国内十大集成电路设计/制造行业的最新排名报告显示,在国内前十大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当中,华为海思半导体以361亿元销售额排名第一;清华紫光展锐以110亿元排名第二;中兴微电子以76亿元排名第三。随后的还有华大半导体、智芯微电子、汇顶科技、士兰微电子、敦泰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格科微电子和中星微电子。

其中,华为海思半导体正是我国IC领域的领军者,其产品覆盖无线网络、固定网络、数字媒体等领域的芯片及解决方案,成功应用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华为海思的产品在运营商、消费者等多个业务线都有应用,而普通消费者更多是因为华为手机搭载的麒麟处理器而被熟知,目前华为双旗舰Mate系列、P系列及荣耀手机均有搭载。

另一家芯片企业紫光展锐,已发展成为全球前三的手机基带芯片设计企业,中国最大泛芯片供应商,中国领先的5G通信芯片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表示,我国在新兴领域例如人工智能芯片方面收获颇丰,正在实现走向芯片强国的弯道超车。

在AI芯片方面,我国企业虽市场份额不如国外巨头,但正处在一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发展状态。

国内的AI芯片企业诸多,寒武纪、地平线、深鉴科技、百度、比特大陆、耐能、西井科技等独角兽企业潜力十足,且每家公司的产品都各有千秋,也各自在争夺不同的应用领域。

标准与专利:积极稳健的参与者

尽管TD-LTE使得中国通信业跟上了世界步伐,但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其中的核心长码编码Turbo码和短码咬尾卷积码并不是中国原创的技术。

“编码和调制是无线通信最核心的技术,被誉为通信技术的皇冠,体现着一个国家通信科学基础理论的整体实力。”业内专家向记者表示。

这一天花板在2016年11月17日被打破。在当天举行的3GPP RAN1 87次会议的5G短码方案讨论中,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和万分残酷的竞争,中国军团主推的Polar Code(极化码)方案,成为5G控制信道eMBB场景编码方案。“这标志着中国通信标准从追随、持平到引领的跨越。”业内专家向记者表示。

在捍卫核心标准的同时,我国发明专利申请量逐年上升。

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知识产权创造量质齐升。全年发明专利申请量达到138.2万件,同比增长14.2%,连续7年居世界首位;PCT国际专利申请受理量5.1万件,同比增长12.5%,排名跃居全球第二;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9.8件。

华为、中兴成为通信发明专利的主要贡献力量。

在2017中国发明专利授权量TOP榜单上,华为位居第二。截至2017年12月31日,华为累计获得专利授权74307件,申请中国专利64091件,外国专利申请累积48758件,其中,90%以上为发明专利。

2017年,中兴通讯则以2965件PCT国际专利申请占据PCT国际专利申请人第二名的位置,并连续8年位居国际专利申请居全球前三,是中国唯一连续8年获此殊荣的企业。

《通信产业报》全媒体总编辑辛鹏骏指出,中国的通信产业,无论产业规模还是产业生态,都成为全球产业重要力量,在一些领域领导全球,一些领域创新走在前列甚至步入“无人区”。

应该自信地讲,中国通信产业并非那么不堪,相反,中国通信产业已走在世界前列,无论从行业标准制定、技术产品研发、应用方案能力、市场影响力和领军企业世界排名、隐形冠军产业分布,中国通信产业都是全球业界的重要力量。

但与此同时,中国通信也存在明显短板,比如一些核心关键器件、高端芯片处理器和决定生态的基础软件,还受制于人,对国际供给存在依赖。我们必须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那样,核心技术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摒弃幻想、自力更生。

长期以来,中国通信产业在奔跑中着力“补课”,在完全开放的红海市场“拼杀”中强身健体,注重技术研发和专利积累。在近几年的全球ICT专利榜中,中国通信企业都占前列。

“未来,中国通信企业在大力集成创新的同时,更要继续夯实基础研发根基,特别是关键、高端、基础领域,必须形成自己能力。”辛鹏骏指出。【来源:通信产业网讯

123